首页 新闻 理论 文化 展讯 知识 学会 展厅 视频 艺委会 手机版
资讯 动态 资讯 公益 访谈

疫情下又一艺术窃案 | RMB 1.2亿古典油画第三度遇窃

来源:值点网 作者:网络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0-12-17
摘要:继今年3月,一幅梵高画作被盗后,近日再有窃匪乘着荷兰小镇的艺术机构在疫情下关闭,闯入馆内偷画。

继今年3月,一幅梵高画作被盗后,近日再有窃匪乘着荷兰小镇的艺术机构在疫情下关闭,闯入馆内偷画。

这次被盗的画作,乃荷兰黄金时期古典大师哈尔斯(Frans Hals)的作品。涉事画作此前曾两次被盗,最终皆寻回。艺术馆虽已加强保安,惟仍无法阻止第三次窃案发生。

▲ 被盗哈尔斯画作《Two Laughing Boys with a Mug of Beer》

▲ 遇窃小型博物馆Hofje van Aerden

事发于上周三,涉事小型博物馆位于小镇莱尔丹(Leerdam),名为Hofje van Aerden。该馆因应新冠肺炎疫情,至今仍闭馆。当地警方指,窃匪于凌晨3时半闯入博物馆,期间触发警报。惟警方赶至之时,犯人早已逃之夭夭。

警方形容,贼人撬开后门入内偷画,现正翻查闭路电视片段,与鉴证人员及艺术窃案专家合作调查。涉事画作《Two Laughing Boys with a Mug of Beer》(暂译:两个拿着啤酒的大笑男孩)绘于1626年。

画作早于1988年首次被盗,当时连同馆内荷兰黄金时期风景画家Jacob van Ruisdael画作《Forest View with Flowering Elderberry》同告失窃。三年后,两幅作品一同寻回。

及至2011年,同一哈尔斯画作再次被盗,这次仅花半年寻回画作。馆方于第二次窃案发生后加强保安,包括涉事画作在内的珍贵画作,需在馆方人员陪同下方可参观。

▲ 哈尔斯自画像

到底这幅画作如何特别?我们先由哈尔斯这位荷兰黄金时期大师说起。1580年,哈尔斯在安特卫普出生,随着这比利时城市于八年战争中没落,迁居阿姆斯特丹西边的城镇哈伦(Haarlem),创作生涯亦在此度过。

哈尔斯擅长绘画肖像画,以人物生动的姿态闻名,生动地表现了社会不同阶层的人民与生活。有学者指出,失窃画作属哈尔斯以五感为主题的系列画作,此作代表视觉。画中主角看着啤酒杯,面露笑容,旁边的男孩侧眼看着主角。

专家估计,画作价值€1,500万(RMB 1.2亿),数字比哈尔斯画作的拍卖纪录更高。2008年,哈尔斯为服装商人Willem van Heythuysen绘画的肖像画,在伦敦苏富比以£710万(RMB 9,620万)成交创下纪录,拍卖纪录一直保持至今。

▲ 哈尔斯为服装商人Willem van Heythuysen绘画的肖像画,创下拍卖纪录

这幅哈尔斯画作屡成窃匪目标,专门搜寻失窃艺术品的艺术侦探Arthur Brand认为,小型博物馆碍于成本问题,难以设置顶级保安系统,令匪徒得以予取予求。

以荷兰小镇的博物馆为目标,在凌晨3时左右下手。这次窃案与今年3月梵高画作《春季时的尼嫩镇牧师宅邸花园》(The Parsonage Garden at Nuenen in Spring)被盗一案,相似地方不少。还有一点相似,两间博物馆皆因疫情闭馆。

关于3月梵高窃案,详情可参阅前文《荷兰博物馆因疫情关闭 贼人闯空门偷梵高画作》。

▲ 梵高画作《春季时的尼嫩镇牧师宅邸花园》于3月被盗,至今仍未寻回

案件亦带出另一疑问,匪徒盗取名画到底如何得益?除非匪徒本身热爱艺术,爱好收藏古典油画,否则应该是金钱上的得益。要从拍卖、画廊等合法方式出售贼赃,相信难以成事,或许只能透过黑市转售。

Arthur Brand则道出另一目的,原来一些罪犯会购买失窃艺术品,借此向政府机构交换,以缩短监禁刑期。例如来自意大利那不勒斯的黑手党头目Raffaele Imperiale,透过两幅2002年被盗的梵高画作,交换减刑。

▲ 梵高《离开尼嫩教堂的信众》

​▲ 梵高《斯凡宁根的海景》

该两幅梵高早期画作《离开尼嫩教堂的信众》及《斯凡宁根的海景》,2002年于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被盗,2017年物归原主。

Arthur Brand认为,今次的哈尔斯画作背后或许有人「下订单」要偷。到底此作与3月被盗的梵高画作,最终会否成为罪犯换取减刑的交易品,有待时间揭晓。

责任编辑:网络
首页 | 新闻 | 理论 | 文化 | 展讯 | 知识 | 学会 | 展厅 | 视频 | 艺委会

Copyright © 2016 美术家学术网 版权所有  技术支持:中建工文化

电脑版 | 移动版